首页 国内政策 社会万象 人事任免 高层领导 地方热点 时政要闻 金融财经 网贷资讯健康知识 科技资讯 新虐军事新虐论坛教师资格麻城网站目录天天特价网贷平台教育免费试用

湖北版“药家鑫案”:9岁女童被车主带离现场遇害

记者:地方新闻网 时间:2018-05-21 14:47  来源:网络整理
相关阅读健康知识】:曝光江苏天鼎惊天骗局投资陷
网贷资讯】:广州武警医院整形美容中央骗
金融财经】:曲靖九州医院好不好【健康口
健康知识】:特大医疗黑幕! 北京天使儿童医
时政要闻】:上交所:加强对绿色企业上市
健康知识】:湖北永恒太阳能公司以高收益
健康知识】:湖北永恒太阳能公司以高收益
健康知识】:[湖北]厅传达学习习近平总书记

  湖北版“药家鑫案”:9岁女童被车主带离现场遇害

  重案组37号 2018-05-20 07:59:25

  2017年11月25日下午1点。

  对9岁女童陶小芳(化名)而言,这本该是开心的下午:不必上学的周末捏着零花钱,牵着弟弟去买干脆面。

  此时,一辆武汉牌照的白色马自达轿车出现,将陶小芳撞倒在湖北省黄梅县陶家湾村的村道上,司机何山(化名)把她抱上车,开出村道,疾驰而去。

  接近案件的知情人告诉重案组37号(微信ID:zhonganzu37),两天后,何山来到黄梅县公安局,称自己开车撞上陶小芳,杀死后抛入长江。

  再一天后,何山改了供词,并带警察前往抛尸地点——距离陶小芳失踪地9.4公里的阻马村。警方在一处荒草中找到陶小芳的尸体,颈间一道勒痕。

  2018年5月12日,重案组37号从陶小芳父亲陶峰处得知,这起湖北版的“药家鑫案”的犯罪嫌疑人何山,已被以故意杀人及强奸罪起诉。重案组37号向黄冈市人民检察院核实案件的公诉日期及公诉罪名,工作人员表示案件并未开庭,不便透露相关信息。

微信图片_20180521135804.jpg

 

  ▲出事女童陶某。受访者供图

  “最近一两个月赌瘾特别大”

  2017年11月25日,星期六,下午一点钟,天色阴沉,在湖北省黄梅县附近徘徊了整个上午的何山,准备开车回武汉。

  接近案件的知情人士告诉重案组37号,何山供述,最近一两个月赌瘾特别大,起初是手机里的斗牛和炸金花,随后是麻将,他手中的积蓄迅速换成游戏币,然后一去不返。他向朋友借了3万元,额度不等的几张信用卡欠下数万元,又从黄梅当地的放贷人手中借钱,尚有5万多贷款未还清的汽车也拿去做抵押贷款。事发前,他已背负赌债20多万。

  何山1988年出生于黄梅县停前镇,他此前并无犯罪前科,亦无肇事记录。何山在武汉做水电工,怀孕3个月的妻子正在娘家养胎,儿子与陶小芳同龄,由住在停前镇某村的爷爷奶奶看管。

  在距离被害女童家7公里之外的停前镇,很少有人将何山和赌博联系在一起。事发之后,多位村民在接受重案组37号采访时表示,何山面色白净,沉默少言,有时回到村中,总站在院落中与父亲一起干活。如果问得多了,他们就再加一句:“(何山)脑子有点苕(武汉方言,指一个人有点傻)。”

  幼儿时期的沉默寡言延续到成年,何山的姨夫告诉重案组37号(微信ID:zhonganzu37),何山逢年过节回家探亲时总远远地站着看,哪怕在热闹场合也很少与人搭话。

  何母说,何山初中未毕业就到广东的服装厂做学徒、打工,后来受不了颈椎疼痛、赚钱不多,便回到武汉做水电工。

  何山的姨夫说,何父对何山特别严苛,导致何山对父亲心存忌惮。接近案件的知情者透露,何山供述,哪怕这一刻赌债临头,他情愿四处寻找放贷人,也不愿回家求助、让父母失望。

  突然感觉撞到什么

  接近案件的知情人士透露,何山供述,他越是输,越是赌,有一个多月没接水电工的活,寄希望于在麻将桌上翻身。回本遥遥无望,还款日却逼近,何山回到黄梅县,徘徊一上午之后没有找到放贷人。

  按照何山的供述,他决定返回武汉。路上,他突然想找个厕所,陶家湾入口的牌楼刚好出现。何山放慢车速,进入那条宽不过两米的村道。

微信图片_20180521135808.jpg

 

  ▲2017年11月25日,湖北黄梅县陶家湾村被撞女童出车祸的村中小路。新京报记者 庞礴 摄

  此时,9岁的陶小芳刚刚吃过午饭,洗了头发,领着4岁的弟弟、拎着一辆扭扭车向牌楼方向走去。牌楼下是一对老夫妇经营的小卖店,没有窗户,光线昏暗,破旧的架子摆着种类不多的零食和生活用品。

  小卖店老板告诉重案组37号(微信ID:zhonganzu37),陶小芳平时的零花钱只有5毛,换一包干脆面或者细细一根火腿肠,姐弟俩就站在小卖店门口分食。不过女孩在前一天的考试中刚刚拿了满分,从奶奶何小春那里得到一块钱的奖励,买了两包干脆面。

  姐弟俩运气不错,他们在回家的路上拆开包装,得到一张“再来一包”的卡片。小芳在牌楼下的丁字路口停下,拿着扭扭车站在草丛里,弟弟转身跑回小卖店兑奖,跑回来,再拆开,又是“再来一包”。

.